立即注册 登录
第八联盟 返回首页

老实哥的个人空间 http://depqc.ca/?276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回家记09

热度 2已有 6069 次阅读2015-3-13 21:36 |个人分类:原创

将电话还给烟斗鼻子,放下激动的心!

从兜里掏出个2元的加币钢镚给他,我心意是做个纪念,也不白用他电话,他不要。硬让就显小气了,收起,又回去和他们三位聊。聊到反腐,胖大个对我说:云南有个你们姓高的跑到澳大利亚好多年,这次习老大好像要把他揪回来,说是高岗的儿子。我说:“是吗,高岗可挺厉害,我印象中老高家有三牛人,宋代高俅,明代高闯,现代高岗。他有句名言。”小伙子饶有兴趣的问:“啥名言,说来听听。”“那就是,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就像个鸡巴,动不动就硬了起来!!!”。他们又一顿笑,胖大个笑的看不见眼了。回手拿起茶杯,向热水器走去,半道停下,问我:哎,你喝茶不,这有开水。我就从包里拿出loto quebec给的纪念杯子,他给放些茶叶,接满热水,虽有股朔料的味道,也顾不的了。

原打算把包放在站房里,他们说绝对不行。出去住店,想想搬行李头疼,就回身买了去张家口的车票,2139开。只要到了张家口,车多站大,距离近,哪怕坐驴车,也离家不远。

检票的又出来了,我向三位聊友道谢话别。许诺下次回国还从这走,看他们。他们都微笑致意,散到各自岗位去了。我披挂背包,拖拽行李,按流程检票,踏上站台。列车亮着圆门洞般的前大灯,缓缓而来。这圆门洞,就好比儿子动画片里的时光隧道,踏进去,就会到达梦寐以求的世界。

由于不是运输旺季,加上高铁,动车的开通,车厢里很空。零星的几个人,搬仓鼠一样,钻在座套下大睡,完全不像记忆中的拥挤嘈杂,气味大。不用补卧铺,三人对排硬座划定的区域,成了我的领地,行李散放到茶几下。脱了鞋,头冲走廊。手搭肚皮(贴身有加币),随着列车其利卡拉,其利卡拉的狂奔,我便朦胧睡去。感觉真好。正是:走四方,瞎闯荡,他乡是故乡,三年没见爹和娘。撇下俩宝,一任老婆看店忙,吾今还家在路上!

这趟列车从满洲里开来,到呼和浩特终点。我怕睡的太香,错过站,每次到站都竖起耳朵,爬到窗前。一站一站的数:北京北,南口,康庄,宣化。到宣化,时间是凌晨3点多,睡意没了,在地球那头,是下午两点,想见孩儿他妈,或对着屏幕里的电视剧,开心大笑,或伤心的不语,或在应对客人,总之,往卖空的货架上补货的事,还只能求上帝保佑了!

站台上没几个等车的,下去倒不少。宣化宣化,我一直认为他的名字比张家口正式,有王气,于是临回来之前,在网上查下历史,还真是元朝的宣德府。这里是我母校,天镇三中,建校校长,国禄的老家。老校长2010年在这里去世了,感谢网络,我在百度贴吧里得知,我的班主任,现在是政教处主任的候老师还去吊唁。想起老校长,不禁想起高中的许多往事,

天镇三中在县城的北边,进城须过洋河桥,离我家近。1982年由国校长领班筹建。当时周围全是农田,住户就我一家,是我的高中。当时县里有两所高中,他排第二,生源主要是下面乡镇中学。本来我和大我一岁的舅老爷家大舅,初中毕业都考到了一中。且我中考的分数还相当高,连学习班长杨凤梅都被超越,只有两个重读的大哥大姐比我强。恰巧舅老爷被从一中平调到三中,做食堂管理员。学校给他分房子,家也搬来了。为图离家近,他去招生办给大舅调整学校,顺手把我也转来了。这开启我三年便利的走读生活。至今心存感激。

在三中,入学时贺日老师就说:为高考,得在这里活褪一层皮。

想来,那时的三中是悠闲的。整齐的平房做教舍,掩蔽在列列白杨中。十六七个大红大绿的村妮,身后跟着些眼含单纯,有时横踢乱踹,嬉笑逗骂的楞头小伙,列队走向黄土垫平,宽阔无边的操场;我就在其中。全校班级到齐,广播体操的音乐响起,体育组老师在前面领操;偶尔也有别的教研组的老师,或某班的老班,面对同学,站成一排做示范。大家就一节一节地做下去,到后来跳跃运动,达到高潮,满操场荡起脚踏地面的啪啪声。

有好几次,在田里没有庄稼的季节,我家那三头毛驴也不栓了,到处找吃的,不知啥时已闯进校门,列开队伍,贴老师们身后,向学校北墙跟半人高的枯草,悠然阔步走去。倒像在检阅我们操做的好赖。引的大家哄堂一笑。面对同学投来的嬉笑和“热望”。我羞的低下头,暗恨那个该死的豆面蛋蛋(姥爷给起的):让它犁地哇,人没举鞭子,它就卧下了,来学校捣乱倒总当头排!

起初,毛驴的出现,像大城市里装点门面,广场上奋飞呆踞的和平鸽,验证着人与自然的和谐。甚至比和平鸽更显和谐。校园生活依旧,如黑板上方的八字斗方: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晨跑大喇叭响了,老班就到宿舍查懒汉。学生跑完回教室,之乎者也的弄一顿朗朗的书声。下课铃一响,各宿舍值日生就高举粥盆菜桶,冲向食堂。在状如小型游泳池般的锅里,金黄的小米饭,冒着腾腾的热气。负责分饭的师父手拿铁家伙,状如鲁智深的弹丈,我曾经纳闷,看大锅的架势,完全可以直接用铁锹呀。或许是出于对天的敬畏,民以食为天吗,弄个形同粪铲的家伙来铲饭,的确不妥。可尽管如此小心,有好多同学都说饭难吃,你说粥软了,他说汤硬了。

深秋暖阳,学生把教室外的窗台当饭桌,每顿饭后,或整或半的土豆,土豆皮,小米粥块,爬满窗台。久了,毛驴只要来,总先行检查一番。有次在贺老师讲电磁定律时,同学们的视线,全被窗外毛驴舔食土豆皮的声音吸引,继而爆发大笑。让老师不知所措,也只能尴尬含笑。

学校渐渐的注意到毛驴的危害,要求收发室的大婶加强防范。这大婶,和男人都是数学组老师,因她有美尼尔综合症,得了看门房的闲差,一家也住门房。打听到是我家的毛驴后,有天早自习完了,当我正奔出校门时,她跑出来,举一只面手招呼我停下。说:“能不能让你家大人管好毛驴,别让到处溜达,溜达也可以,到别处。”

我和家里人说了。但田里没庄稼的季节,谁家又能拿出个劳力放驴呢?老爹能做的是:早上把它们从圈里赶到门前的洋河滩,向西打上一鞭子。可狡猾的驴儿,走走停停,回头一看没人,就一股劲向东,跨上河堤,沿着酒厂的西墙根,踏上柏油马路,先东后北,奔学校去了。

几番努力无果,毛驴依旧横冲直撞,人们都习以为常,可毛驴的可恨之处,不限于此,它们居然闯进储藏白菜的棚子,大肆祸害一番。被学校总务处的人关进媒仓,禁闭三天。它们好几天夜不归宿,老爹到处找寻未果,又拿出他的老论调,说现在没准已经被杀了,卖到了邻县阳高,令人心里无比着急,惆怅,毛四阿婆就这半升稻谷,再丢了,可咋好。惆怅之余,也没完全死心,多年来这事不够千次,也有百次,最后都是喜剧收场。它们也许是累了,或是想家了,就回来,大多都皮不展,毛不顺;三个驴脑袋合在一处,挤进水桶。

学习很忙,做不完的题单,搞不尽的模拟。可紧张之余,心里总在盼一个结果,管他是好是坏。课外活动时间,我正在面壁沉思,同桌从外面进来,说:贺老师叫你去办公室,说副校长找你。从来不经世事,未免如临大敌,心慌。转念一想,凭咱的学习成绩,好比臭水沟里沐浴的一头猪跳上岸,回头扫眼静观的同伴,有点天命所归。副校长的办公室就在物理组,我给评论的本校两大帅男,青年组(贺老师)和中年组(刘成礼)都落地在这里。

副校长温文尔雅,小个儿,金丝眼镜,穿戴整齐,传说他没啥真本事。贺老师已经在他桌边坐好,待我进来。我走近他们,贺老师恭敬的微笑着说:“校长,这是我们同学,他学习很好,前几天校运会三千米,前八圈第一,就穿一双老汉鞋,平常裤子,跑的比搞体育的还快。”副校长没表情,说:“这个我看见了,后两圈你哪去了?“上厕所了”我羞的低下头。“为啥?”“忘了那天下午轮我跑了,晌午吃太饱,又喝了凉水,当时憋不住!”其他老师们都盯着我看。

副校长说:“你家住桥头这儿?”

“嗯”

“那毛驴是你家的?”

“是”

“以后不许赶你家的毛驴来学校,”

这话听来冤枉,毛驴都不知去向,我咋能赶它们来学校?这么多老师注视我,有一种炫耀的冲动。我说:“老师您说的话不对,我自己每天还总迟到,哪有功夫赶驴来学校?”我的话一出,老师们都低头批改作业去了,副校长为我的言语吃惊,红脸大怒,说:“你这个学生啥态度?太不像话,回去吧”我就走出办公室,贺老师也跟出来,说:“你家的毛驴闯进学校的白菜棚里,让总务的人给关进碳房里三天了,刚才副校长说你,本来是要教训你一下,把驴让你赶回去,现在又不知该咋闹了。”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lqstd 2015-3-17 10:34
欢欣鼓舞!
:走四方,瞎闯荡,他乡是故乡,三年没见爹和娘。撇下俩宝,一任老婆看店忙,吾今还家在路上!
回复 lqstd 2015-3-31 15:05
call 10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第八联盟

本网站系统基于Discuz! X2 进行优化开发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本网站采用美国和加拿大东部时间(GMT-5)

Processed in 0.024519 second(s), 13 queries .

免责申明: 本站内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相关内容的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网站,我们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 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保留删除有损本站健康的帖子或其它任何内容的权力。


联系管理员:请发站内短信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