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跳到     的发言   帖内搜索 
查看: 20078|回复: 59

两个老兵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获赞:1145

发表于 2015-8-25 17:37: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eesfy 于 2015-8-27 20:14 编辑

临近抗战纪念70周年,阅兵在即。网上媒体也不寂寞,各种抗战老兵被隆重推出。一时心血来潮,也说说我认识的两个老兵。

-------------------------


两个老兵


之一,老马


朋友夫妇来加旅游,从温哥华一路玩过来,蒙城是最后一站,说是专为过来看我。席间叙旧,说起了他才过世不久的老岳父。一辈子戎马生涯,枪林弹雨中活了下来,却死于一场疑似的医疗事故。老头子我也认识,据说当年是王近山的部下,和日本人拼过刺刀,上过朝鲜。二三十年前就从师级职位上退下来进了干休所,分了一套很大的单元房。以前去她家玩的时候总是觉得很好笑。家里的装修布置完全仿机关办公室的格局,进门一长通道,两边两排颜色一致带门的房间。女婿打趣说:就差挂几个某某办公室的牌子了。由此可见老头子积年的威势和顽固。


唏嘘之余,让我想起老马。


老马也是上过朝鲜的老兵,六十年代转业复员到地方上工作。一开始还有个副科长的实职。但慢慢发现他不能胜任,便给卸了职,留在原单位半荣养了起来。老马主要的问题是脑子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据说是因为以前当的是炮兵,在朝鲜战场不停的大炮轰鸣和震荡中,先是耳朵出了问题,慢慢的脑子也变的有些迟钝。所以回国后不久就转业了。其时国营单位都有编制,工资统一由财政划拨,单位到也没有太多的自主权。


老马是典型的陕北汉子。长脸高颧,体格雄阔。无论是冬天的棉袄还是夏天的单衣,穿在他身上总是显的小一号,紧紧的绑在身上。说话鼻音很重,总是把“人,门,棍”发音成“扔,蒙,贡”等等。他是有名的饭量大,每月供给的粮食定量总是不够吃。需要花钱额外地买粮食补贴才够。那年月,所有的东西都是计划的,粮食,食油,棉布等都需要票证。饶是你有余钱,也要花一番功夫才能私下里买到。好在是老马买,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给人举报拿住,一项”投机倒把“的罪名则是脱不了的。


在单位里老马平常也没什么具体工作,卸职后本来想安排他到传达室收发报纸当门卫,但他喜欢到处溜达也坐不住,再说这是个临时工的职位,老马属编制里的人干不合适,便作罢了。后来他自己找到了打扫卫生的活计,把单位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垃圾回收归类的也井井有条,从此这个工作就非他莫属了。由于不能完全料理自己的日常生活,并且对钱物花销什么的也没有概念,以前发了工资出去街上转一圈兜里的钱就没了。所以老马的工资由食堂管理员支取,负责他的吃喝和四季服装。老马的工资不低,据说管理员家老婆孩子穿戴齐整,养的白白胖胖和老马的薪水有很大关系。当然,这只是传闻。


要说真正经过战场磨练过的军人和后来见到的那些当兵的还真是有些不同。主要是气质上的差异。似乎是一种积累下来的在潜意识中的纪律服从,绝少通融。这些在老马身上就有体现。平常大人小孩都叫他“老马”,他也总是笑眯眯哼哈地答应着。但若是有人叫他马百成的大名,他立即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表情严肃,立正然后说话,有时还敬礼。久而久之,他的大名就不大有人叫了,只是在单位开会时,领导点名才用。现在想来小时候害怕老马的原因,一是他总是在我们一帮小孩在单位院子里玩的尽兴时跳出来撵大家离开。二是他身上似乎有种令人不舒服的煞气,特别是在他沉默落寂的时候。


老马曾结过一次婚,还有一个孩子,但很早媳妇就带着孩子离开他,搬到外地去了。后来就一直住在单位大院子里的单身宿舍。他的宿舍从不锁门,小时候在院子里玩的时候时常溜进他房间里找折纸飞机,拍四角用的硬纸,知道他总是喜欢收集一些质量很好,无论是用过还是没有用过的纸张。宿舍里面很简单,除了床铺,取暖用的炉子和基本生活用具外,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台老旧的油漆斑驳的办公台和桌上四处散放着的纸页,纸上满满的全是钢笔画。说是画,其实是老马用他的英雄牌钢笔蘸着黑墨水在厚厚的白色道林纸上涂下的一排排粗重的线条,或者划上一堆密密麻麻滚成一团的图形。那些图形直到后来才想明白类似于战场上防步兵突击的铁丝网。永远是这样类型的画,从未见过别的。不知道这种风格的涂抹在心理学中代表着什么,但笔触如此之重,力透纸背,我相信老马一定是在诉说着什么。


岁月流逝,老马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活着,也渐渐地老了。后来搬家,外地上学,就不太常见到他了,也不知道他的境况如何?只记得有一次看见他独自地坐在街旁的水泥台阶上晒太阳。匆匆而过,也没有上前打招呼。老马的状况到底和他的惨烈战争经历是否有关,谁也说不清。但他确实是我认识不多的真正上过战场的老兵之一。


-----------

之二


台湾老伯


那一年,随单位领导出差深圳,走京广线北返。夜里蹭在领导和高工们有资格乘坐的软卧车厢里,蜷缩在下铺一角依墙打盹。朦胧中被人推醒,借地灯光线看去,认得是同包厢里的从台湾来的乘客,驻马店下车。那时台湾到大陆来的人不多,大家很感兴趣他的身份。言谈中得知49年去台湾,几十年未归故里,日日思之念之。今甫有机会,便辗转香港回乡探望,以解多年的思乡之苦。他拍醒我说:“小兄弟,换到我的铺位上躺会吧”,然后自己坐在包厢外靠窗户的走廊上眺观夜色去了。第一次被人称作小兄弟,感觉很异样,似乎有些江湖。看着同包厢里高卧酣睡的领导和高工们,回想着前一晚整宿未睡排队签卧铺的辛苦,心中颇有触动。从此对台湾人印象很好。


台湾老伯是朋友老朱从台湾来的大伯,来寻多年未见的兄弟。朋友家早年为了这个海外关系遭了不少罪,父亲还为此断了一只胳膊。但兄弟相见,却自有一番喜悦。


老伯一生命运多舛,四几年由学生直接参加国军抗战,在宝鸡岐山一带整训,学习无线电机要。学成后没来及上前线,日本人便投降了。随后几年北上南下,再后来随国军去了台湾,继续为蒋委员长的反攻复国大业服役,戎马半生,直至少校职位退伍。后来娶了一当地女子为妻,还生了个女儿,本以为苦尽甘来,享乐天伦。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妻女骑摩托车在回娘家的路上出了车祸,双双撒手人寰。从此老伯便孑然一身,成了天涯沦落之人。到八十年代两岸关系松动,老伯便动了回大陆寻亲的念头。


初次见老伯是在老朱家里的麻将桌上。精神矍铄的一个老头。个子不高,光头,颜面左侧上下眼睑部位生有上一块巴掌大的胎记,活脱脱的青面兽杨志形象。虽面相有些凶恶,但老伯举止却彬彬有礼,言谈幽默。自称送先生,老朱介绍每个人给他时,老伯都礼貌地在后面加一个“爷”字来称呼。一时间其乐融融,言语客气,俨然哥老会拜场子的情景,甚是有趣。


过了两年,老伯在这边买了房子,打算彻底搬过来住。九十年代中期,房价还算合理,记得老伯买的三居室一楼的商品房大约17-18万左右,加上装修也就20万出头。当然,这样的价钱在当时对一般人来讲还是啧啧称贵了。


老伯最大的喜好是搓麻将,据他讲这是从年轻时保留到现在的唯一爱好。搬过来后,有亲在身侧,心情大好。甫一安定,便攒掇侄儿寻人来打麻将。老伯身体很好,头脑清醒。眼观六路,吃上盯下,几十年麻将场上的浸淫非同小可,常常打得我们这些年轻人丢盔卸甲,俯首称臣。也可能是熟不拘礼的缘故,慢慢地老伯就撕掉了言语周当,彬彬有礼的外装。打牌时粗言陋词不绝,“麻辣个X”成了口头禅,大有“老夫聊发少年狂”之风。大伙惊讶之余莞尔,继而安之若泰。此老狂放率性,倒是痛快。


九十年代中期台海危机时,大家谁也没把它当回事。心里都明白这仗肯定打不起来,只是茶余饭后闲谈两句作为消遣罢了。可老伯那段时间脸上常见阴云密布,急躁情绪更甚寻常。记得有一次晚饭后应邀老伯麻局。去的早,按门铃进去,看见老伯气呼呼地頓茶杯。不待动问,便把当日的晚报摔在我面前。然后破口大骂“麻辣个X,共产党尽是放屁”。却原来是报纸头版头条,大概意思是:解放军一日攻占台湾之类的标题党文章。虽心中哂笑,但看老头当真,便故作严肃,向问高见。老伯仰首侧目,凝神悠远地说了一句话,至今每每想起都令人喷饭。“七天,怎么也需要七天吧”。咳,本以为老头能说出个子午卯丑的,可这结果还不是一回事嘛。


拿着台湾退休金的老伯在内地生活的很好,后来又老树发新芽,娶了一五十多岁老实妇人作为继室。从此生活的更加有滋有味。麻将还是经常打,只是多了一个端水递茶兼出谋划策的帮手。


后来,遵从老朱的意思,老伯哪里就不常去了。


16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3936

发表于 2015-8-25 18:12:55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继续之二
世界上有什么不会失去的东西吗,我相信有,你也最好相信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4056

发表于 2015-8-25 18:49:22 |显示全部楼层
字太小,看不了。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Simpler is better. C'est la vie.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3741

发表于 2015-8-25 18:59:22 |显示全部楼层
滴答 发表于 2015-8-25 18:49
字太小,看不了。

+1 个老兵。

Rank: 6Rank: 6

获赞:1145

发表于 2015-8-25 19:05:34 |显示全部楼层
滴答 发表于 2015-8-25 18:49
字太小,看不了。

不好意思,字是有点小。改过了。

Rank: 6Rank: 6

获赞:1145

发表于 2015-8-25 19:05:44 |显示全部楼层
--------

Rank: 4

获赞:466

发表于 2015-8-25 19:26:18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
下篇一出也是“二马”了!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2832

发表于 2015-8-25 19:36: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胖子 于 2015-8-25 19:39 编辑

平实耐看,坐等二马。

字再大点好不?都是老花眼了。

Rank: 6Rank: 6

获赞:1145

发表于 2015-8-25 19:53:27 |显示全部楼层
阿吾 发表于 2015-8-25 18:12
好文,继续之二

谢谢阿吾谬赞,
之二即刻奉上。

Rank: 6Rank: 6

获赞:1145

发表于 2015-8-25 19:54:21 |显示全部楼层
老实哥 发表于 2015-8-25 19:26
写的好
下篇一出也是“二马”了!

谢谢老实哥,喝一杯,接着来。

Rank: 6Rank: 6

获赞:1145

发表于 2015-8-25 19:56:15 |显示全部楼层
大胖子 发表于 2015-8-25 19:36
平实耐看,坐等二马。

字再大点好不?都是老花眼了。

经滴答提醒,字体已经改过了。

Rank: 6Rank: 6

获赞:1145

发表于 2015-8-25 19:58:03 |显示全部楼层
AVANTAR 发表于 2015-8-25 18:59
+1 个老兵。

,+1个老兵。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7508

发表于 2015-8-25 20:03:20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 一只鞋脱落了, 等着第二只也脱落.........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7508

发表于 2015-8-25 20:05:02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还没有掉啊?
这时间过得真慢....

Rank: 6Rank: 6

获赞:1145

发表于 2015-8-25 20:11:45 |显示全部楼层
linyang2012 发表于 2015-8-25 20:05
怎么还没有掉啊?
这时间过得真慢....

稍等片刻。

Rank: 6Rank: 6

获赞:1145

发表于 2015-8-25 20:18: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eesfy 于 2015-8-25 22:04 编辑

之二:


台湾老伯


那一年,随单位领导出差深圳,走京广线北返。夜里蹭在领导和高工们有资格乘坐的软卧车厢里,蜷缩在下铺一角依墙打盹。朦胧中被人推醒,借地灯光线看去,认得是同包厢里的从台湾来的乘客,驻马店下车。那时台湾到大陆来的人不多,大家很感兴趣他的身份。言谈中得知49年去台湾,几十年未归故里,日日思之念之。今甫有机会,便辗转香港回乡探望,以解多年的思乡之苦。他拍醒我说:“小兄弟,换到我的铺位上躺会吧”,然后自己坐在包厢外靠窗户的走廊上眺观夜色去了。第一次被人称作小兄弟,感觉很异样,似乎有些江湖。看着同包厢里高卧酣睡的领导和同事们,回想着前一晚整宿未睡排队签卧铺的辛苦,心中颇有触动。从此对台湾人印象很好。


老伯是朋友老朱从台湾来的大伯,来寻多年未见的兄弟。朋友家早年为了这个海外关系遭了不少罪,父亲还为此断了一只胳膊。但兄弟相见,却自有一番喜悦。老伯一生命运多舛,四几年由学生直接参加国军抗战,在宝鸡岐山一带整训,学习无线电机要。学成后没来及上前线,日本人便投降了。随后几年北上南下,再后来随国军去了台湾,继续为蒋委员长的反攻复国大业服务,戎马半生,直至少校职位退役。后来娶了一当地女子为妻,还生了个女儿,本以为苦尽甘来,享乐天伦。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妻女骑摩托车在回娘家的路上出了车祸,双双撒手人寰。从此老伯便孑然一身,成了天涯沦落之人。到八十年代两岸关系松动,老伯便动了回大陆寻亲的念头。


初次见老伯是在老朱家里的麻将桌上。精神矍铄的一个老头。个子不高,光头,颜面左侧上下眼睑部位生有上一块巴掌大的胎记,活脱脱的青面兽杨志形象。虽面相有些凶恶,但老伯举止却彬彬有礼,言谈幽默。自称送先生,老朱介绍每个人给他时,老伯都礼貌地在后面加一个“爷”字来称呼。一时间其乐融融,言语客气,俨然哥老会拜场子的情景,甚是有趣。


过了两年,老伯在这边买了房子,打算彻底搬过来住。九十年代中期,房价还算合理,记得老伯买的三居室一楼的商品房大约17-18万左右,加上装修也就20万出头。当然,这样的价钱在当时对一般人来讲还是啧啧称贵了。


老伯最大的喜好是搓麻将,据他讲这是从年轻时保留到现在的唯一爱好。搬过来后,有亲在身侧,心情大好。甫一安定,便攒掇侄儿寻人来打麻将。老伯身体很好,头脑清醒。眼观六路,吃上盯下,几十年麻将场上的浸淫非同小可,常常打得我们这些年轻人丢盔卸甲,俯首称臣。也可能是熟不拘礼的缘故,慢慢地老伯就撕掉了言语周当,彬彬有礼的外装。打牌时粗言陋词不绝,“麻辣个X”成了口头禅,大有“老夫聊发少年狂”之风。大伙惊讶之余莞尔,继而安之若泰。此老狂放率性,倒是痛快。


九十年代中期台海危机时,大家谁也没把它当回事。心里都明白这仗肯定打不起来,只是茶余饭后闲谈两句作为消遣罢了。可老伯那段时间脸上常见阴云密布,急躁情绪更甚寻常。记得有一次晚饭后应邀老伯麻局。去的早,按门铃进去,看见老伯气呼呼地頓茶杯。不待动问,便把当日的晚报摔在我面前。然后破口大骂“麻辣个X,共产党尽是放屁”。却原来是报纸头版头条,大概意思是:解放军一日攻占台湾之类的标题党文章。虽心中哂笑,但看老头当真,便故作严肃,向问高见。老伯仰首侧目,凝神悠远地说了一句话,至今每每想起都令人喷饭。“七天,怎么也需要七天吧”。咳,本以为老头能说出个子午卯丑的,可这结果还不是一回事嘛。


拿着台湾退休金的老伯在内地生活的很好,后来又老树发新芽,娶了一五十多岁老实妇人作为继室。从此生活的更加有滋有味。麻将还是经常打,只是多了一个端水递茶兼出谋划策的帮手。


后来,遵从老朱的意思,老伯哪里就不常去了。

4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1738

发表于 2015-8-25 21:00:14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文笔流畅,把一个老兵老马活灵活现地展现了在我们面前,不愧为是大文豪

Rank: 6Rank: 6

获赞:1145

发表于 2015-8-25 21:29:01 |显示全部楼层
12345678 发表于 2015-8-25 21:00
好文,文笔流畅,把一个老兵老马活灵活现地展现了在我们面前,不愧为是大文豪 ...

谢谢主席夸奖,老马是个悲剧人物。

Rank: 8Rank: 8

获赞:2064

发表于 2015-8-25 21:58:23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
就喜欢看这样的帖子

1

Rank: 4

获赞:365

发表于 2015-8-25 22:30:01 |显示全部楼层
leesfy 发表于 2015-8-25 21:29
谢谢主席夸奖,老马是个悲剧人物。

豪哥作品哪里能不点赞,点完细细跟读。
返回列表 发新帖

 页 跳到     的发言   帖内搜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第八联盟

本网站系统基于Discuz! X2 进行优化开发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本网站采用美国和加拿大东部时间(GMT-5)

Processed in 0.049990 second(s), 9 queries .

免责申明: 本站内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相关内容的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网站,我们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 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保留删除有损本站健康的帖子或其它任何内容的权力。


联系管理员:请发站内短信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