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第八联盟 第八联盟 新闻专递

“六四”30年 天安门广场有多远

新闻专递 | 发布时间: 2019-6-2 09:32| 查看数: 1017|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1989年6月3日晚,美国驻华记者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得知军队进城的消息,骑上自行车向天安门广场冲去。25年后,他写下回忆,感念最英勇的人——京城的人力车夫。

“我清楚地记得一名车夫:他身材魁梧,穿着T恤,也许连高中学历都没有。然而,他是何等地英勇!当他冲过去搬起一具躯体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生怕他会中弹而亡。他把那个年轻小伙放在车斗里,拚命朝我们骑回来。他的脸颊上流淌着眼泪。”

在同一天, 33岁的北京政法大学教师吴仁华目睹了整个屠杀过程。6月4日清晨,他返回学校,一进校门口,就看到了一字摆开、鲜血淋漓的五具遗体。他跪下痛哭,誓言“永不遗忘”。为了帮助营救被通缉的学运代表,吴仁华偷渡到香港,辗转流亡美国。他放弃了似锦的前程,一直致力于追查“六四”受难者与加害者的姓名和情况,先后完成三本相关书籍。

吴仁华所指的“受难者”包括死难者、受伤者,以及被捕入狱的工人和市民。据他介绍,根据中国公安部有关六四的内部资料,到89年六月底,全国逮捕了一万多人,很多人被判刑、被开除公职、开除学籍。有些人服刑10年以上,与社会隔离,出狱后生活相当艰苦,几乎无人关心过他们。吴仁华说:“一个没有历史记忆的民族它是悲哀的民族。”

首次面世的两组照片

今年5月,大纪元先后发布了两组珍贵的“六四”现场照片。第一组共两千张,由北京的刘建全程记录拍摄。刘建于2016年来到海外,接触自由资讯后,认识到自己之前被洗脑了。

去年底,刘建问女儿:“你知道‘六四’吗?”17岁的女孩儿反问:“‘六四’是什么节?”

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刘建,他想起了尘封30年的底片,他决心揭露中共的谎言和迫害:“我们作为中国人,作为亲历者,有义务告诉人真相,要让后代知道真相。”“不能抹掉历史!没有哪一个政府能抹掉历史。”

另一组照片来自网名“不再沉默”的读者,他写道,摄影者“力图向世人展现八九民运震撼心灵的磅礴气势,这就是人民的力量”。“公布这些照片,再现当年的真实场景,既是让我们告诉后代,毋忘当年那场血腥屠杀,唤起更多人觉醒;又是告慰千万个暴政屠刀之下的冤魂。”

天安门广场有多远

5月27日,在故宫举行的第13届AAC艺术中国颁奖典礼上,青年艺术家张玥在领奖致辞中表示,近年因为受到言论自由的限制,他曾做出自我妥协和审查,未能尽力抗争及捍卫言论自由。他说,在“六四30年后的今天,站在离天安门广场这么近的地方领奖,显得更加惭愧”。

张玥的大胆发言赢来赞扬,相关报导被当局全网封杀。北京“六四艺术家”季风表示,很多当代中国艺术家丧失了用艺术抗议的使命,张玥此举做出了良知的示范。

在枪声沉寂后的黑暗里,中共的宣传确实蒙蔽了许多人的心智,它的淫威确实打断了更多人的脊梁。30年,埋藏了多少悲壮、变迁?那些奋不顾身的“车夫”们消失了吗?

1999年7月,“六四”10年后,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信仰群体举起了屠刀。修炼人手无寸铁,却展现了最坚韧的抗争。2000年-2001年,大约有10万至15万大陆法轮功学员走上天安门广场,抗议中共镇压。他们打开“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很快,埋伏在广场的便衣警察冲上来将他们打倒在地,拽上警车,送往看守所关押、折磨。

长春法轮功学员王可非就是其中一位。她于2001年12月被中共监狱迫害致死,年仅35岁。王可非曾说:“说谎话、颠倒黑白,是可以逃过磨难,可是,那还算人吗?迫害当前,在大法中受益的人就是应该挺身而出。为什么不可以自由的炼功?为什么不让看大法的书?为什么不能说一句‘法轮大法好’?”

30年过去了,“六四”仍是禁区,伤亡人数仍然未知,肃杀和高压步步紧逼。“5月35日”成为对峙的新形式。死难者家属的痛和泪从未停止,中原又添多少新悲剧?

如今,天安门广场上,百姓不能静坐,不能拉横幅,不能喊冤。广场外的偌大天地,仿佛是一座无形的监狱,四周高墙耸立,隔断了真实的资讯和自由的声音。

血痕消散,在金钱和欲望的帝国里,“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是一种流行观点。它意味着,可以接受谎言,可以忘记过去,可以无视善恶,即使同胞曾经慷慨赴死,并以生命担起道义,即使物质的繁荣建立在破坏生态、环境污染、贫富悬殊、人权侵犯之上,即使暴虐一边消灭肉体,一边摧残心灵。

有人因形势所迫放弃了初衷,也有人虽亲历惨烈,却不愿再提当年。至于未曾目睹坦克碾压与子弹呼啸的90后、千禧一代,他们听闻“六四”后,或者好奇地去寻找真相,或是懵懂而不以为然。

我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中共残酷地镇压了和平请愿的学生,继而以谎言欺骗世界,持续作恶,一次次摧毁社会走向美好的机遇。当我们被毒食品、毒疫苗、毒谎言和毒雾霾包围时,我们全部沦为难民——生态难民、阴霾难民、金融难民、信仰难民、政治难民。人们呼喊:“让我呼吸”,“我要活着”,“我们应该怎么生存?”

吴仁华先生说的好:“六四”不是历史,而是现实。那是中共罪恶史、民族苦难史的一页,时时回转,提醒众人:勿忘过去,明辨善恶。当我们在重重乱象中似乎逃无可逃时,必须依靠真相和良知突围。而在这一刻,这一天,请关注身边的点点烛光,那是勇气的火焰,照亮记忆和前路。


最新评论


Archiver|第八联盟

本网站系统基于Discuz! X2 进行优化开发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本网站采用美国和加拿大东部时间(GMT-5)

Processed in 0.038907 second(s), 12 queries .

免责申明: 本站内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相关内容的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网站,我们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 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保留删除有损本站健康的帖子或其它任何内容的权力。


联系管理员:请发站内短信

回顶部